东风烈最新章节,卢月正,魏英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东风烈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竹风吟

简介:【江湖】【武侠】【庙堂】【争霸】【热血】【权谋】王朝突变烽烟起,七龙争霸逐中原。为情一剑入江湖,为家一骑争天下。便有了这:江湖儿女情长,铁血沙场名扬!少年张牧身怀两种势命,可夺天下,可佐天下。却害的父王遇刺身亡,为保性命逃入江湖,终有一天,会回归王府,携幽冀铁骑,横扫天下。

角色:卢月正,魏英

东风烈

《东风烈》免费阅读

并州境内,西风猎猎作响,不时将风沙杂草卷入空中。

正值秋末,放眼望去,这一方苍穹之下荒凉的不见一户人家,除了遍地稀疏的黄草,也只有几棵孤零零的如垂暮老人般的胡杨树,毫无生气的立在路的两旁。正应了那句:野云万里无城郭,风沙纷纷连大漠。

落日的余晖下,两辆马车在十几个骑卫的护送下,缓缓而至。

前面那辆带有车棚的马车里一个身着青袍的老者,平坐在车厢中,他眉头深锁,看上去心事重重,一脸憔悴,瘦小的身子仿若缩在衣袍之中。老者的面前跪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是他的学生。少年的手里拿着一个水囊,正要递给他的老师。

“云轩,吩咐宋将军在这附近找个地方扎营休息,你去给我煮一壶茶吧。”老人低声吩咐道。

这老人名叫卢月正 ,乃钦天监五官灵台郎。因钦天监监正司马城夜观天象,惊见代表皇室的帝星被新出现的六星环绕,星光日渐暗淡,实为大凶之兆,与国运不利。尤其是西北方与东北方两颗将星最为闪耀,监正司马城密派卢月正等人暗访西北雍凉王魏氏与东北冀辽王张氏。

钦天监不仅掌观察天象,有推算节气,制定历法之职,更有相命断运之能。卢月正虽职位不高,但相术之才不在师从天下第一道观天机宫的司马城之下。

天下十三州,这地处西北与东北的两个异姓王,魏氏与张氏各拥两州,因常年抵御匈奴,鲜卑,其麾下兵马强壮,作战实力极强。魏氏麾下凉州大马,并州兵骑。张氏麾下幽州突骑,冀州强弩军具是天下精锐之师。

卢月正此次北上,正是接了司马城密令,暗中查访魏,张两家是否有争夺天下的运势。

车队很快在一个胡杨树较为密集的土坡旁扎了营寨。这处有林木土坡挡风,空气中总算没了黄沙扫面,可以坐下来好好烧一壶茶了。

被唤作云轩的少年,身子轻快的从马车上搬下几案,放在铺好的草席中。搀扶着身体有些虚弱的卢月正坐了下来,给他沏了一壶方才烧好的茶。卢月正坐在草席上看着远处荒漠中快要落下的夕阳,那落日很大,颜色艳丽,映的旁边的云彩变作红色,甚是好看。

可此时他没有半点欣赏这大漠落日圆景色的兴致,再有半个时辰,黑夜就要来了。正如这趟北行,他看到的,只有黑暗。

卢月正呆呆的坐在这荒漠胡杨树下的草席上,看着这轮散发着余晖的太阳,逐渐的被黑暗吞噬掉。正如,他看到的帝国王朝的命运。

少年云轩安静的跪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丝毫声响打扰老师。待那些护卫将帐篷扎好,做好饭菜前来禀报时,卢月正才示意云轩将他扶起。

“云轩啊。”老人的声音透着一些悲凉,他轻声的唤了一声少年的名字,“冀辽王那边,我怕是没有机会去了。”

少年面露不解之色,他更不明白从昨日出城时,他的老师为何就一言不发,满脸愁容。

“我有一封密信,你趁着夜色,选一匹快马将它速速送到司马监正的手中。切记不可拆阅,更不可被其他人看到。”

“学生谨遵先生嘱托,现在就动身?”少年云轩虽然感到惊讶,但仍没有多问。

“现在就动身吧。”卢月正站直身子仔细的看着他,仿佛要将他看进眼睛里一般。眼前的少年面容青涩,身子干瘦,一双眼睛发着明亮的光彩,他十岁起就跟在自己身边学习观星,相面之术。昨日王府前见到雍凉王的王太子魏英,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出什么?这孩子从小行事就严谨,我不与他说的事情,他一个字也不会多问。可这次的事情太大,半点信息也泄露不得。

因为那魏英,乃龙腾之势,有争夺天下的命格!

云轩匆匆吃了一些饭菜,拿了个行囊就跨马而去。

卢月正看着他的身影在星夜下一晃就消失了。他登上土坡,此时风停云散,满天繁星。他看着天上的帝星在心中推演不断,末了,他叹了一口气,踉踉跄跄的从土坡上走了下来。

“帝星终将陨落,天下大乱将至,这华夏大地上又将生灵涂炭!”

卢月正心中哀叹,以他的相术,推演不出一丝乾坤扭转的局势,心中涌起一阵悲伤,两行清泪不由得从眼中滑过。

第二日这一行人刚刚赶路不久,前方忽的有一队骑兵奔来,约莫百骑,车队前头的护卫统领姓宋,急忙策马来到马车前告知卢月正。马车中的卢月正神色凄然,微微颌首道:“将军莫慌,应是那并州骑兵。将文蝶递与他们即可。”

宋统领接了文蝶又回到车队前头,看着披挂着铠甲的战马与那马背上一身肃杀之气、全身武装的骑兵,心中不免有些慌张。

马车中的卢月正前夜就已推算过自己的运势,早知道回京无望,故遣云轩携密信与昨日趁夜先行。

转眼间那队骑兵奔至,一百多铁骑将这十数人的车队围的水泄不通。为首一名猛将催动胯下白马缓缓走了出来,他一身黑色玄铁鱼鳞铠,手持九尺眉尖刀,目光冷冽,威风凛凛。

并州兵骑的大名,威震天下,他们常年与匈奴等外族作战,几乎未有败绩,军纪严明,战力惊人。此时围在车队周边的铁甲骑兵悄然无声,巍然不动,只能隐隐听见战马传来的喘息声。宋统领哪见过这种阵势,直吓的身子发软冷汗直流,忙迎上前行礼道:“不知道将军何事前来?我家主人寻访故友,返程途中,这是我们的通关文牒。请将军过目。”

骑白马的将军年约四十,身形粗壮,肌肤黝黑,一脸的络腮胡,看都不看一眼他手里的文蝶,他勒马停在原地,对着马车里的卢月正喊道:“车里的可是钦天监卢大人?”

卢月正掀开车帘走了出来,环顾了一眼四周的骑兵,心中感到一些震撼。这一队军纪严明,杀气腾腾的骑兵,让人不由得心生惧意,也难怪他们的主子有夺天下的气运!

“老夫正是,将军前来所为何事?”卢月正高声答道。

那黑脸将军在马上拱手道:“我家太子听闻先生来到并州,未曾相迎,深感惭愧,他听闻先生观星相面之术十分高明,正想借机请教。特令我等在此恭候,先生莫急,太子片刻就会赶到!”

卢月正见事已至此,自己哪里也去不了,只好在马车中静候魏英前来。

不一会,身后又是数十骑快马疾驰而来。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魁梧大汉,身披金色明光铠,内嵌白色云锦袍,面色微黄,留着三缕微须,双目如电,不怒自威。正是雍凉王府的王太子魏英!

外围铁骑纷纷让道,魏英直接策马来到马车面前,翻身下马进了车内。

“卢先生!”他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威严。卢月正见到他猛地钻进马车内,惊讶的全身一震,这魏英常年征战,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王霸之气。如今坐到他的面前,卢月正更清晰的看到他身上那毫不掩盖的龙腾之势!

“卢先生来了我并州,怎么也不进王府与我父王相见啊?”魏英一脸玩味的看着他,钦天监职位虽不高,但因其职能特殊,在天下间素来受人尊敬。尤其是最为厉害的相术神殿天机宫,世间的王侯将相都希望能得到他们指点一二。

卢月正面色如常,对魏英跪拜行礼后,轻声笑道:“下官只是来此寻访故友,不敢惊扰王府。”

“嗯。”魏英伟岸的身形如一座铁塔般堵在了马车车厢的门口,将外面的光线都遮盖了不少,他用冷冽的眼神看着卢月正的眼睛:“我来此请先生为我相面。”

卢月正身子情不自禁的一哆嗦,他不敢与魏英对视,气势被他所摄,声音竟有些发颤:“王……王太子乃王侯之运势,一生…….一生富贵荣华。”

魏英眉头一皱,冷声说道:“不对吧!这可不是我想听到的!”

卢月正愕然的抬头看着他,“王太子此话怎讲?”

魏英转头对着车外厉声喝道:“把礼物拿上来!”

一个小校翻身下马,抱着一个黑色木盒递进车内,魏英伸出一只大手接过,递到了卢月正的面前。

卢月正茫然的接过盒子,看着一脸冷峻的魏英,木然的打开木盒的盖子。

忽的他发出一声惊叫,手中的木盒跌落在车厢内,一颗人头从木盒中滚了出来。

“云轩!!”卢月正眼前一黑,只觉得天昏地暗,肝肠寸断,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

“听说先生等下还要赶去冀州,那动身前小王想听先生给我讲一讲你们钦天监所观的天象,代表这天下的是什么运势?”

夏英一朝,观星之术为皇权独有,并颁布法令,私自推演天象,视为谋逆,斩满门!

观星术以武当天机宫为尊,因朝廷信奉道教,道教之首天机宫乃皇室御赐的专为钦天监输送人才的所在。因此,贵为一方诸侯王的魏氏一族,也不曾寻得懂得观星之术的人才。

卢月正看着弟子云轩的头颅,万念俱灰,他瘫倒在地悲恸大哭,这最后一丝希望也被破灭,朝廷不会知道西北王的狼子野心。

魏英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卢月正哭完,又将刚才的话问了一遍。卢月正将云轩的头颅放回木盒中抱在胸前,满目怨毒的盯着魏英。

“杀了我吧!”

魏英听到他的话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丝诡诈的笑容:“杀了你?在我并州境内?那怎么可以!我的铁骑会一路护送先生直到冀辽王的境内!”

他不理会瞠目结舌的卢月正,转身出了马车,站在马车车厢口,转头对着里面如行尸般的卢月正说道:“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罢!这天下运势如何,我来决定!你不是相过我的面吗?哈哈哈哈哈哈……..”

魏英大笑着翻身上马,对那白马将军吩咐道:“虞候,派些人护送卢大人前往冀州,记住!一定要把卢大人照顾好了!他得活着到冀州!”

那叫虞候的将军心领神会,躬身道:“太子放心,末将一定让他活到冀州!”

三日后,卢月正一行十二人,被人刺杀于冀州涉县境内,朝野震动!

                           

原创文章,作者:竹风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lstxx.com/novel/10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