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赵四,万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丹朱蔻

简介:社畜万菱网上冲浪误点弹窗广告,被推送进一本架空古言里,成为了胤朝镇国公府家的姑娘。原以为只要人设选的好,躺赢的人生没烦恼。哪知道呼奴使婢 骄奢淫逸的好日子没过几日,剧情便迎来了全家将被皇帝撸爵抄家流放的结局……What?被富贵迷花了眼的社畜不干了,撸起袖子决定奋起反抗!这是一个不甘沦为炮灰的穿书女配在线篡改剧本苏崩剧情的故事!

角色:赵四,万远

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

《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第001章 抓奸变成抓奸细免费阅读

已经入秋了,可是南境的天气依然是酷热难耐。

镇国公府后院的清风苑内,原本懒懒散散躺在美人榻上假寐,由着婢女打扇伺候着的万菱听到了弟弟万远骂骂咧咧愤怒无比的’密报’后,从美人榻上一跃而起。

未婚夫安济这个狗东西在外养外室偷腥时被抓了个正着!

“好啊,姐正愁没机会拿他开刀呢,这厮居然狗胆包天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给我戴绿帽子,看我不把他的人头给打成狗头!”

“姐,你别生气,这事儿交给我来办,我这就找人先去将他削一顿,再把那对狗男女浸猪笼!”

万远嘴上说着让姐姐别气,可自个儿却捺不住火气,边说边捋着袖子,恨不得立刻就上手将那负心汉打死。

“当初阿爹看中安济想要将那王八羔子招为东床,我就觉得父亲有点那啥,怎么能让姐姐这么美的一朵娇花插在安济那坨酸臭的牛粪上呢?”

万远忍不住吐槽起来,反正他是左右都看安济不上眼,觉得他哪哪的都配不上他姐。

果不其然的,这安济就不是个好东西!

幸亏他有先见之明,暗地里安排人手盯着安济,如若不然,等她姐将来嫁过去才发现这厮是个贪花好色表里不一的无耻之徒,一切可都要晚了!

“找人削他?不,我要亲手收拾他!”

万菱呵呵笑了两声,纤美如天鹅颈的脖子悠悠转了两圈,活动了下全身的筋骨后在贴身婢女阿刁的伺候下换了身清爽利落的骑装走了出来。

她果然没有怀疑错,安济这个惯会装的伪君子,真的有问题。

三天前她突然绑定了一个名曰“剧情提示器”的奇怪系统。

系统提示,一个月后南岳大军会奇袭南境边军大营,军中将士死伤无数,战局失利传回上京后,朝野震荡,皇帝盛怒,镇公府祖辈积累下来的军功,也会被皇帝一撸到底,全家都要被判流放!

想到这里,万菱就恨得咬牙切齿,这南岳的奇袭,肯定跟安济这龟孙脱不了干系。这婚是肯定不能结的了,她还要在退婚前让这王八羔子血债血偿!

与弟弟万远单纯看不上他穷酸读书人的出身背景不同,万菱是真察觉出安济的刻意巴结讨好别有目的。

这厮虽然长着一副好皮囊,在人前也是人模狗样端得是一副谦谦君子之姿,可他立出来的文人风骨人设跟他所行的攀龙附凤之态委实有种难以言说的违和。

她万菱虽然好美色,可她并不心盲眼瞎,更别说她还有穿越的金手指加持。

安济自觉是已经拿下了她了,最近行事开始有些飘了,于是在双胞胎弟弟万远对其百般挑刺的情况下,万菱表态默许了他暗中对安济实行盯梢。

适才万远说查到了安济与一女子背着人在一处民宅里私会,给她戴了绿帽,万菱面上看着气恼,实则心中大定。

“安济,本姑娘早就想扒你一层皮了,这回先来个’捉奸捉双’,再顺藤摸瓜追查下去,不怕你不现出原形!”

万菱和万远姐弟俩带着护卫出府门的时候,万远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姐,要不要先把事情跟阿爹或者大哥说一声?”

万菱动作利落翻身上了马背,催马朝前跑去,只丢下一句话:“军中战事告急,这等小事儿,怎好让大哥费神?!”

至于阿爹,还是等把安济扒了皮再告诉他好了。

万远觉得姐姐所言甚是,甩了马儿一鞭子紧跟了上去,身后的护卫呼啦啦的跟了一串。

万菱一马当先,在长街上纵马疾驰呼啸而过。

街上的行人远远看到骑在马背上的那抹瑰影,都纷纷自觉避让,只有其中的一行四人,一字排开横着轧街,丝毫没有要避让的意思。

镇国公府的马都是可以上战场的战马,马儿健壮,四只蹄子撒开了跑,马速极快。

街上其他行人不由为那四人捏了一把汗,有热心肠的,还朝他们喊道:“别找死呀,快让开!”

听见百姓喊话,其中一名身穿玄衣的年轻男子懒洋洋的站直了身体,直接转过身来面对着万菱他们的马队,又拽又横,张开手,一副’你们有种就从小爷身上踏过去’的模样。

此人背光而立,面容更是掩在了光圈里,五官模糊不清,完全看不真切,只依稀能辨出来,是个极年轻的男子。

一马当先的万菱不由的拧起了眉头。

这个小犊子什么态度啊?敢在姐跟前豪横,呵!

在她手中握着的银鞭即将甩出之际,玄衣男子身边作小厮打扮的青衣男子拉着人退到了路边。

“少主,我们初来乍到,还没摸清楚当地的状况,尽量低调些为好。”青衣小厮刻意压低声音提醒。

玄衣男子唇角溢出一抹冷笑,轻嗤一声,倒是听进了下属的意见。

万菱也懒得拿正眼瞧他们,见他们识趣也不再理会,策马前行,不消一刻钟功夫,就到了万远说所的那处民宅。

“是这儿没错吧?”万菱翻身下马,顺手就将银鞭往后腰带一塞,动作行云流水,又A又飒。

万远道是,让负责盯梢的人引着他姐弟俩进院。

此时小院正堂内,一男一女分别被五花大绑在左右两边刷红漆的柱子上,两个人口中都被堵着团布条,这是为了禁止二人串供交流。

万远先看了眼帮他做事的小头目赵四,满意的点了点头。

赵四心中狂喜,在接下万小公子这单私活的时候他就决意要做得尽善尽美,务求让对方满意,日后若是能被万小公子或者万大姑娘招徕收用,他可就算是改写命运了。

被堵着嘴只能发出呜呜声响的安济此刻见着了万菱的面,原就圆睁的眼眸瞳孔猛的一缩,似乎没有料到抓他绑他的人竟会是她。

他奋力地挣扎着,嘴里的呜呜声更甚。

万菱扬起下巴示意赵四将安济嘴里的布条取下。

安济嘴里的布条刚被拿走,正大口大口倒着气儿,还没来得及开口向未婚妻解释什么,忽的听到了一声’噗’的破空声,一条银鞭如同灵蛇一般猛地朝他扑来,重重地甩在了他的身上。

胸前的白色暗纹棉布长袍瞬间破开、绽裂,露出带血的翻卷的皮肉。

安济嗷的一声喊了出来。

万菱没有理会他的惨叫,银鞭在她手上舞得虎虎生威,啪啪啪的打在安济的身上,现场血肉横飞,血腥惨烈!

赵四被万姑娘这彪悍凶残的模样给震住了,看着万姑娘那未婚夫婿偷吃被抓现行的下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若是家中婆娘也如万姑娘这般铁血手腕,他就是再吃几个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拈花惹草的。

这特么的代价太大了!

另一边柱子上绑着的那个女子看到此情此景,吓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一顿抽打后,万菱让赵四等人先退了出去,自己则让护卫搬了张椅子,在安济跟前坐下来,准备审问他。

“将你接近我……哦,不,是接近我父亲,攀上我镇国公府的目的交代清楚了,我还可以饶你一命!”万菱双手环胸,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的眯眼笑问着安济。

万远这才听出了姐姐话语中所带的弦外之音。

这…..不是安济贪花好色暗地里金屋藏娇背叛了姐姐么?怎么姐姐问的话,他好像有些听不懂了呢?

被打得奄奄一息眼睑低垂的安济听了万菱这话,眼皮子猛地抖了抖,眼中有惊愕一闪而过,但很快又被他掩下。

“菱儿,你听我解释……”

安济话还没说完,就听万远朝他呸了一声,喝道:“狗一样的东西,你也配喊我姐的名字!”

安济被噎得差点儿没缓过气来,正要喊声’万姑娘’为自己辩解两句的时候,就又听万菱慢悠悠地开口了。

“不如你来听我说一说吧,你……其实是南岳的细作!

虽然本姑娘不清楚你是如何潜入边境的,但你接近我父亲,伺机攀附上我镇国公府,是为了窃取我军边境布防的舆图,刺探我边军大营的军情!”

万菱这话让万远面色大变,倒是几个护卫看着还算处变不惊。

                           

原创文章,作者:丹朱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lstxx.com/novel/7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