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夫人她有灵田》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二夫人她有灵田

小说:种田

作者:麋鹿YOYO

简介:姜宝珠重生了。上辈子作为个冲喜的工具人,她被哥嫂用二百两卖给了顾家。 宝珠胆子小,耳根子又软。处处受欺负,好在二少爷疼她。只可惜,成亲还没一年他就撒手人寰了。二少爷走后,哥嫂又骗走了她所有的体己后消失不见。可怜宝珠禁不住旁人的冷言冷语,一根绳子吊死了。重活一世,欺负过她的人,她要一个个的,都欺负回来。顺便,利用手中灵田,调养好二少爷。再给他生个娃娃,没羞没臊的过上一辈子。

角色:

二夫人她有灵田

《二夫人她有灵田》第1章 贪婪的嫂嫂免费阅读

一场秋雨一场寒。

宝珠病歪歪的靠在榻上,虚弱的咽下最后一口莲子羹后。轻飘飘的交代婢女南雁,待会儿将那条拭过一次嘴角的绢帕拿去烧了。

听闻这话,坐在下首的妇人眼中流过一丝心疼。

不过,她还是很快收拾好心情,腆着脸极尽谄媚:“听说姑娘有病了,我和你哥急的饭都吃不下,赶忙来瞧。可怜见的,您可消瘦了不少呢。就是为了我们,也得好好保重身子才是。”

话虽如此,那双贼眼却不住的向婢女手中的绢帕望去。

宝珠冷眼旁观,倘若她不是重活一回,指定又要被这能言善辩的大嫂给骗了。

上辈子,宝珠跟着哥哥相依为命长大。可自打懦弱的兄长娶了个奸诈的崔氏入门后,她的日子就举步维艰起来。

最后更是把她卖给了顾家,给那体弱多病的顾家二爷冲喜。也不想想,她一个弱女子,在这豪门大宅里,连个子嗣都没有,要如何维持生计。

果真,成亲不到三年,顾家二爷撒手人寰,留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熬日子。哥嫂更是从她手中掏干最后一钱银子后,翻脸不认人。

可怜宝珠,在悲愤交加中自缢。再睁开眼,居然又重新回到了这暖帐飘香的屋子里。

如今,正是她嫁过来的第二个月。

见宝珠许久都不吭声,崔氏倒也不着急。

这个小姑子,性情软弱,就跟她那个无能的哥哥一样。是圆是扁,还不认自己揉搓?

现在不说话,估摸还是为自己卖她那事心里过不去呢。可也不想想,若是没有自己,她现在能穿金戴银的躺在这雕花大床上?

崔氏眼珠子一转,也从腋下拽出块儿脏乎乎的粗布帕子,揩起了眼角:

“我知道姑娘心里有怨,可好歹也要体谅体谅你兄弟才是。这不,前阵子又闹了灾荒,粮食歉收,下个月还不知道拿什么糊口呢。”

又来了,又来了!

崔氏惯用的招数,只要哭穷,必定拿哥哥顶在前头。

只是这一世,宝珠却不会心软了。

她微微招手,南雁心领神会,转身去了屏风后面。

崔氏喜上眉梢,连忙道:“给姑娘添麻烦,我本是不愿意的。倘若只是我们两个,勒紧裤腰带熬一熬便也过去了。可家里还有你俩侄儿,成日里嗷嗷的哭,我也是…..”

说着话,眼珠子却忍不住的跟着屏风上隐约可见的南雁身影乱转,凳子上更像是起了钉子,扎的她频频起身,压根坐不住。

待南雁捧着个紫檀匣子出来时,崔氏剩下半截儿片汤话都忘了说,双眼发直,死死的盯着,生怕它飞了。

宝珠见了这幅尊容,眼底不禁浮出一丝冷笑。

南雁捧着匣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宝珠手边。

随着宝珠纤纤细指抚上匣子上的锁头,崔氏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紧张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不料,那手指抚上后,却停下了。

崔氏的心也跟着吊到了嗓子眼。

“嫂嫂今日过来,还没见到婆母吧。”

南雁公事公办,直愣愣道:“舅夫人是从侧门悄悄进来,直接来的紫藤苑。”

顾家家大业大,宝珠嫁进来后便直接住在了西边的熙园。又因院落中种着一大捧的紫藤,二爷给取了个紫藤苑的别名。

崔氏急忙解释:“这不是担心姑娘的身子骨嘛,就直接过来了。”

话虽如此,可谁不知道,她是不舍得那几个钱。

倘若从正门进,那可算是正式拜见了。空着手过来,怕是连门房都瞧不起她了。

宝珠顺势从匣子上抬起手,将鬓角一缕青丝别在耳后,露出了那张明媚哀伤的面庞来:

“嫂嫂这话可就错了,我既已经嫁入顾家,便 应该事事遵从规矩。大嫂和弟妹娘家来人,哪个不是先去拜见婆母的?嫂嫂如此,别人只会说我不懂礼数,长期以往,我还怎么在这儿待的下去?”

崔氏一心想让她快些把匣子打开,好得些实惠的好处。便哄她道:

“姑娘也不想想,顾家大少夫人和三少夫人,那都是什么来头?咱们这小门小户的,过日子都艰难……”

崔氏本想说哪里有闲钱买拜访的礼物。

可还没等她说出口,就听宝珠哭道:

“门第悬殊又如何?我 又没要求嫂嫂像她们似的大车小篮往里送,一份微礼既是你们的情谊,更是我的脸面。难不成,顾家给的那二百两彩礼,都叫你们给糟践没了?这又想着空手套白狼,来骗我的体己?”

崔氏被她猛地戳中,顿时面色慌乱起来。支支吾吾着不肯正面回答,却也不想出银子。

见状,宝珠“哭”的更伤心了:

“既然如此,那嫂嫂往后千万别再登门了,就当断了这门亲吧,也省的叫我难做人!”

这话无异于五雷轰顶。

要知道,崔氏打的就是细水长流,徐徐挖空宝珠的准备。跟财大气粗的顾家比起来,区区二百两又算的了什么?

顿时,连匣子也顾不得了。

崔氏慌了,下意识站起来就要去拽宝珠衣袖。却被南雁不动声色的挡住了。

无奈,她拍着大腿,懊恼的哄着宝珠:

“姑娘,好姑娘,你可千万别生气。我去,我去还不成嘛。只是今儿太匆忙,身上没带银子…..”

她还是不死心,想从宝珠手里套几个钱。可没想到,一提银子,宝珠的哭声更大了。

“好好好,我现在就回去拿银子,送什么,好歹也容我准备两日是不是。好姑娘快别哭了,哭肿了眼怎么办。”

宝珠摇着被角,发出呜呜呜的悲鸣。

崔氏见她是真伤心了,又唯恐真断了这颗摇钱树。忙对南雁叮嘱:“我这就家去,好丫头,好好劝劝你们夫人啊。我,我这就家走。”

宝珠闷着头,带着哭腔嘱咐:“南雁,送嫂嫂出去。”

崔氏眼巴巴的看着那口紫檀匣子,心里辣辣的疼。直到出了侧门,还不忘顺势抽走南雁手中那块儿绢帕:

“好丫头,这帕子就不劳烦你了。待会儿我做饭时,直接塞灶膛里就是。”

说罢,忙不迭的快走,生怕南雁追上来再把这块儿上好的绢帕给要回去。

等南雁回屋后,发现原本该双眼红肿的二夫人,正悠哉悠哉的坐在躺椅上。纤纤指间捏着粒水晶葡萄,阳光从窗棂穿透,给她渡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

约么是听见了脚步声,一回眸,眼底那抹狡黠笑意,清晰可见。

见南雁空着的手,宝珠笑的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帕子她拿去了?”

南雁福了福身:“舅夫人手太快,我没挡住。”

就差说是直接抢走的了。

“不碍事,不碍事。”

宝珠眯着眼睛,得意至极,心道:鱼儿咬勾了。

                           

原创文章,作者:麋鹿YOY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lstxx.com/novel/7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