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仙尊:乖,为师疼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凤绝,许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仙尊:乖,为师疼你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一座孤岛

简介:俊美非凡的重生霸总,将她护在身后,声音低沉好听:“从今天起,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一一为你实现。”清冷傲娇又心口不一的少年,遇到了她,瞬间化身护妹狂魔:“有哥哥在,别怕。哥哥会保护你一辈子的。”孤僻狠厉的小皇帝,看着床上伤痕累累的女人,眼眸一暗,伸手在她唇上反复摩挲,直到发了红才发过她:“阿姐,还敢逃吗?”

角色:凤绝,许久

快穿仙尊:乖,为师疼你

《快穿仙尊:乖,为师疼你》第1章 前序1:你可曾爱过我免费阅读

碧水寒潭上,一名女子凌空而立。

女子一袭紫临风而飘,一头墨色长发倾泻而下。

她的衣裳被微风吹起,在空中旋转如花,有着数不尽的优雅清丽与高贵绝尘。

女子肌肤胜雪,双眸如同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华丽气质,让人畏惧不敢轻易亵渎。

却又带着勾人魂魄之态,使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女子手上握着一把上古神器,名叫凤绝剑。此剑威力无穷,具有排山倒海之功效。

只是那剑上似乎还有些许未干的血迹,看着令人发慌。

只见女子挥了挥薄纱,水面上凭空出现了一面由湖水汇成的镜子,镜子被一道幽蓝色的波光包围着。

女子微微念着咒语,美眸带着些不耐。

她看着镜面里不断变化的地点,画面。

突然水镜中一道白光亮起,镜子里开始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副令女子熟悉无比的面孔。

那是一个倾国倾城,妖孽十足的男子。

当女子看到水镜里那个男人时,眼睛一亮。

眉宇间顿时起了一阵嗜血的杀意,她的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邪笑。

“原来你躲在这。”

……

寒潭深渊,一处隐秘无比的洞穴,洞穴被人下来重重结界,如果并非法力高强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洞穴里乌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还带着一股药香。

女子在水镜的指引下一步步走向深渊,她在心中默念了一句咒语。

层层的结界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女子谨慎地看了看四周,似乎有所忌惮,拿着凤绝剑的那只手的力度不自觉地加重了。

终于,不远处可以看到一道稀稀疏疏的月影。

想必那人应该就在此处,女子默默地想。

寒潭本就字如其名,一处极寒孤寂之地。

走向尽头,洞穴上方处有一道缺口,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笼罩在一座由寒冰幻化而成的冰床上,床的周围被不同形状的冰石呈现山状牢牢保护着,四周笼罩在蓝烟中,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冰床上是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南宫落尘。

他的五官如雕刻般俊美非凡,棱角线条分明。说是公子颜如玉也不为过。

一身墨色的长袍衬得身子修长,腰间配着一个白色玉佩,玉佩上刻着是一个清字,水面还留着些许未干血迹,似乎是被男子刚刚摸过。

男子有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让人不自觉想要臣服。

只是男子现在紧闭双眼,好看的眉宇微微皱起,鼻尖也冒出了冷汗,看起来十分痛苦难忍。薄而有力的胸腔微微起伏,似乎在压抑着什么难以言喻的情绪。

听到有人的声音,南宫落尘似乎察觉到什么,睫毛微颤,睁开了眼。

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冰床周围的冰柱瞬间消失。

入目,是一张他曾经决定放弃一切,共度余生的面孔。

就是这样一个他心心念念的女人,为了所谓的世间正道……

那是他最爱的女人,曾经他有多爱她,现在他的心就有多痛。

真是可笑啊!

南宫落尘自嘲地一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从冰床上下地,站了起来。

他看着拿着凤绝剑,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女人,心止不住的酸涩。

南宫落尘声音嘶哑苦涩:“师父,你真的要杀我吗?”

明明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了,可是……

还是想亲口听她说出答案。

即使自己已经遍地鳞伤,

心千疮万孔了。

女子听到这句话时,心脏突然落空了,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当她看见男子眼睛里那无法懂得的情愫时,女子感觉有什么东西就要马上破土而出了。

女子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身体里面另一个不安的灵魂体。

可还是被身体里那个讨厌的灵魂占据了身体,她的话语在神识里传了出来。

赶在被南宫落尘发现这幅身体秘密时,女子立刻竖起一道结界,隔绝了外界。

‘我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求求你了,你要的,我都已经给你了。’

‘我只剩下一个他了。’

说这话的灵魂跟女子长得一模一样。

她们本是在一副身体里面共生的双生魂。

不,不应该怎么说。

这幅身体本来也可以是那个灵魂的,因为这是她们族从上古时期就流传出来的传统,,每个新生儿在母亲肚子里时都有两个灵魂,却只能有一副躯体。

本就是一场优胜劣汰的法则,由获胜一方得到身体,而另一个灵魂就这样消失。

她本来就是那个输的人,可是谁叫自家姐姐那么善良大方,不直接杀了她。

反而留她一条性命,一直看着她修炼直到成仙尊。

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好不好。

要不是她为了救那傻子徒弟,身受重伤,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来,并占据这幅身体。

‘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我只有他了。’

灵魂体的声音颤抖,带着祈求。

女子听到这些话,嘴角露出不屑,讽刺无比地回答:“真是可笑无比,我的好姐姐。要是让世间的人知道,你冒犯了大忌,爱上了自己的徒弟,他们会怎么看呢?所以,我这是在帮你,快刀斩乱麻,懂不懂?”

‘你要的我都给你了,你到底还要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让你一无所有了。”

‘你就真的那么恨我?’

“你说呢?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从小到大你有爱你的爹娘,有对你慈祥的老师尊,有许许多多仙友,甚至还有一个爱你如命的男子。而我呢?什么都没有,只能藏在这幅躯体里苟且偷生。如果当初胎中打赢的人是我,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我的。你现在应该很后悔吧,没有及时把我杀了。”

女子说完就笑出了声,指间微提施法,一条浑身是刺的青藤绳出现在那个一模一样的灵魂身体上。

牢牢地束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女子走近她,纤细的指尖捏住那个灵魂的下巴。

“看来,真的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为了阻止我,愿意牺牲魂魄,也要救你徒弟。”

“没想到,他对你真的很重要呢。”

灵魂被青藤绳刺的出了血,血迹很快湿透了她的白纱。

但是她还是一脸倔强,不肯服输。

绝美倾城的脸苍白又脆弱。

她狠狠地咬牙。

啧。

女人不屑地笑了笑。

“真是无趣,还是好好看我接下来的戏吧。”

拂袖,女子就把灵魂重新封锁进神识里。

结界外,南宫落尘站着,强忍着身体的不适。

松松垮垮的衣服,刚好遮挡住腹部的伤口。

他一只手按压着自己的心口,逐渐加深攥着衣服的力度。

原来这就是她的答案吗?

在她的心中,处理门中事务都比他重要几分,连拒绝都不愿意开口。

想着想着,薄唇里便吐出了一口血。

他在结界外等了许久,终于,那个女人出来了。

只是在出来的那一瞬间,女人直接拿着手中的凤绝剑,往他的心口刺过来。

南宫落尘眼眸里的微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了一层嗜血之意,仿若神魔降临于世间,令人恐惧无比。

随着一个转身,他躲过了女子的攻击。

女子见他躲过了自己的攻击,眼色一沉:“不要再挣扎了。”

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要依靠你们族中法宝才能生存的寄生虫罢了。

南宫落尘听到清墨毫不留情的讽刺,强烈的感情如泰山压顶般向他袭来。

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真的已经死了。

像一把尖锐的刀直刺深底。

明明相濡以沫,明明温柔缠绵,明明结发共度余生。

回想起以前的朝朝暮暮,南宫落尘极力掩饰住眼里无尽的哀伤,声音略带颤抖,缓缓开口:“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对吗?只是你为了得到泪幻石而编织的一场骗局,对不对?”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再隐瞒了。没错,从我来到你身边那一刻开始,这一切都是我精心编织的骗局。目的就是夺得你所有的妖力,以及你们妖族至宝泪幻石。”

南宫落尘眼角处流下一滴血泪,眼眶通红,绝美倾城的脸更显得妖孽十足。

“那你为何要屠杀我妖界子民,他们可是真诚待你的。”南宫落尘看着无动于衷的女人,许是感叹她的无情无义,开始朝她怒吼道:“你知不知道,他们真的很喜欢你。”

“不过是一群贱民,这么激动干什么。你觉得我会把他们放在心”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南宫落尘打断了:“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你又何须如此呢?”

“笑话,我需要什么,何须别人施舍。”女子眼眸里露出了一丝狠意,趁着南宫落尘失神之际,手执凤绝剑猛得刺向他的胸口。

南宫落尘身体原本就很虚弱,再加上现在修为全无,反应不及。

“噗”

就这样被女子刺了一剑,嘴角处又开始流出新鲜的血液。

胸口处的剑伤染红了他的衣衫,脸色越来越苍白无力。

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你可曾有那么一分一秒爱过我?”

“未曾。”

女子眼眸里没有一丝温度,绝情无比:“恐怕,只有你当真了吧。”

南宫落尘自嘲一笑。

本来就是如此,不对吗?

还在自作多情什么。

“既然这是你想要的,我如你所愿。”

南宫落尘一把握住女子手中的凤绝剑,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身体。

一瞬间,他的灵魂幻灭。

在无尽的黑暗中化作虚无。

与此同时,女子手中多了一个发着幽蓝色的宝器。

“历经千辛万苦,我终于得到你了。”女子说完就激动地大笑了起来。

她笑得非常狰狞,脖子上青筋泛起。

然而就在她忘乎所以的时候,有一股黑暗之魂正在她的头顶处蔓延。

渐渐地被吞噬,动弹不得。

                           

原创文章,作者:一座孤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lstxx.com/novel/2956.html